当前位置:首页 > 援疆工作 > 援友风采 > 正文

【援疆心语】戈壁滩上的法国梧桐

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/YV79lzg-LSG0gfjEmtXrTg

发表日期:18-01-24 16:13:37 [ ] 浏览次数: 文件来源:泽普零距离 作者:安谅 我要打印

想象得到,戈壁沙漠上闪动着胡杨树、骆驼草,还有妩媚的红柳的身影,却没想到,在泽普,这叶尔羌河的冲击扇上,竟然拥有如此蓬勃茂盛、成排成片的法桐树林,此时,用心灵受到震撼来描述,一点也不为过。

这不同于胡杨林、骆驼草和红柳树,它们大都不是人工种植的。种子仿佛就在空气微粒中,随沙尘一起漂浮,扎下根来,就顽强地生存,让戈壁和沙漠也生动鲜活起来。法桐树显然不是这样的,它来自遥远的地方,在这陌生的疆域和干涸的土地上,也扎下根来。它吸吮着那地底下含着盐碱的水分子,也一样顽强执着地生长着,它没有异乡族的怯懦抑或水土不服,它也没有观光客的蜻蜓点水甚至昙花一现。它视泽普为家乡,依偎在泽普,也让泽普充满一种独特的风光。

这确实是一个值得书写和讴歌的奇迹。泽普,这个南疆县城,位居古丝绸之路的要冲,法桐随处可见,而且遍布城区和乡村。进入城区,必经的法桐大道,两旁法桐“菶菶萋萋”(诗经语)的植立,且枝枝相覆盖、叶叶相交通,给人一种高贵的相拥和亲密的呵护。

我至今无法考证,这法桐最早是何时被移植到了这片土地上的。有说700多年前的,也有说应该是300多年前才更为确切。查找史志,却无明了的记载。倒是《穆天子传》有云:周穆王姬满西游,曾叹道此处“森林茂密、百鸟云集、阡陌纵横、奇花异果、水草丰盛、树落毗连,颇为富庶”,但仍无法桐的翔实记录。我是从年轻的泽普县委书记陈旭光(时任)处得知,三十多年前,泽普开始大面积种植法桐,并且坚持至今,视法桐为县树,待之如宾客,惜之如宝物。每棵树都如人口登记在案,砍树如砍人,必是用重典。如此,才有法桐气势如雷的今天。法桐成为泽普的一张绚丽的名片,也是泽普人深深为之骄傲的。有专家称,这是中国最大的法桐之园。又有更多人士赞叹:这就是西域戈壁的法桐天堂。泽普人在戈壁建设了法桐天堂,法桐也给泽普人带来了天堂的幸福。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这不仅是自然的造化,更是人类创造的奇迹。

对法桐称谓的明晰,在泽普,也有一段有趣的故事。有人旁征博引,指出这种树名就叫悬铃木,按植物学的正式说法,它是美洲悬铃木和东方悬铃木的杂交,无论如何与法桐没有任何因缘。法桐的误称,竟然与大上海有关。上世纪一、二十年代,法国人将已在国外生长了上千年的悬铃木,种植在了法租界(霞飞路即现淮海中路上),法租界因此绿荫婆娑,树叶繁盛。法桐一名由此传开,至今葳蕤。泽普官方去年曾向市民征询意见,究竟该不该为此树正名。最后三成人赞成“梧桐”之名,还有七成人坚持“法桐”不变。这七成人他们不是不知道这实与法国无关,但他们是以一种开放的心态来正视这一称谓的。多么可贵的、开明的泽普人呀!

夜晚,我在法桐大道倘佯,安装了景观灯光的法桐大道,洁净明亮、流光溢彩,仿佛置身在苍穹、如梦如幻。泽普,这戈壁滩上的绿洲,这著名的长寿之乡,正象梧桐招徕凤凰一样,吸引各方人士滚滚而来。

(上海市第七批援疆干部、原上海市对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挥部副总指挥    安谅)


新疆网络举报微信公众平台

最后一公里微信公众平台

泽普零距离微信公众平台

我爱我家我爱泽普微信公众平台

开办:泽普县人民政府 主办:泽普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:泽普县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

地址:新疆泽普县法桐大街34号院 电话:0998-8247922 投稿邮箱:xjzepuw@126.com

新ICP备11000439号-1

政府网站标识码:6531240013

Copyright©2017泽普县政府网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1366*768分辨率/IE8.0或以上浏览器以达到最佳浏览效果